网易云有料

整合网易全生态优质内容资源的智能信息流一站式服务提供商。

20,603篇博客

Alavening阿拉的小闹闹发布会群访

网易云有料2018-08-03 07:19

8月1日,初创型人工智能的公司阿拉的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推出了神奇小闹闹人工智能闹钟,售价为998元。阿拉的公司执行总经理黄海彦以及阿拉董事薛俊峰出席此次发布会。在座媒体对阿拉的公司及其产品提出了诸多疑问与建议,公司领导深度为大家解答,下面是具体群访资料。

问:我想问一下咱们是把它定义为智能闹钟还是智能音箱还是智能机器人?

黄海彦:第一个问题肯定是定位于闹钟,其实我们是这么理解这个话题的,可能我说的一些话也可以解释你们后面问到的问题。定位闹钟,首先我们有一个很精确的思路,就是我们是基于时间去经营内容,因为智能音箱基本上这个品类你买回去以后,可能你头三天特别有意思,用语音去试各种语义,答得对不对。三天以后或者一个礼拜以后,你或把它回归成一个音箱,那时候你能问的问题你自己都不知道问什么问题,这个东西最终音箱本质。

闹钟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你可以长时间不会关机。如果一个音箱,你很久不用,你会把电给拔了。所以闹钟是一个一直陪伴着你,即便你不用,比如你用一段时间没意思了,起码它会给你时间,你可以瞄一眼。它有一个好处,好处就是它的自然的待机和在线的时间就会很长,这是我们定位它是一个闹钟很重要的一点。

问:咱们做产品开发的时候,最强调的需求点是什么?咱们基于这个需求点开发的产品。

黄海彦:最主要的是我们要谈时光的话题,坦白来讲我们并不强调智能语音,虽然智能语音特别热,但是我们并不强调这个。而且我们也说了,智能语音这一块我们做一个开放平台,所有智能角色,只要愿意来我的产品,当然前提是我的产品性能能跑得下来。我的产品目前的性能的能力,大概能跑五个角色。但是不同的角色、不同的IP合作,我们会出不同的版本。其实消费者也不需要那么多的角色,我们希望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能力,比如有儿童类、音乐类、有声类,或者像女生特别喜欢的美容美妆类的。这个方面我们是开放平台。我们本质做这个产品的出发点,是我们想要基于一些时光碎片的内容,比如你的生日、各种节日,每一天的安排。所以我们很多的东西都是围绕着时间去订阅的,而不是用户主动问想要什么。语音是主动问,然后他主动回答。前提是你需要脑子里有非常多的知识,你也要能问得出来。所以我们会做非常多主题的,像时光,让用户去订阅,到那个时间它就会提醒你听什么、做什么,这个是我们重点的出发点,基于时间来做内容。

问:咱们的定价是998,跟喜马拉雅的晓雅价格定位差不多,这两款产品的区别是什么?还有您对销售预期是什么?

黄海彦:我们谈逻辑,有一些统计得出来的结果,目前市面上的这些人工智能的产品,喜马拉雅的晓雅,它和小米也好,和天猫精灵等等,这些比较价位比较经济比起来,最终晓雅在线时长特别高,是它们的好几倍。有一个属性,大家买晓雅的原因是什么?晓雅有很清晰的目标,就是背后的喜马拉雅给人的印象是有声读物,各种内容。所以我买晓雅的音箱的用户,这些用户是很忠诚的听众,他首先是基于听众,而不是基于人工智能去买的。他喜欢比如说摆在家里这样一个东西,他有固定时间去听书的习惯。所以说它的用户都会很好地用这个产品。比如说小米,小米给大家的感觉可能更像是米+生态,有好多智能设备,你看到的小艾同学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可能不是音乐,也不是有声读物,更多的是它能控制很多东西。所以说它的应用里面很多都是小艾同学帮我开下灯,小艾同学帮我干什么。虽然它背后也链接了很多的内容,但是它的品牌属性里面没有这个价值,用户买它更多是尝试人工智能。我的理解是人工智能其实并不需要去买,未来的产品都会朝那个方向去,但是大家今天买很多很便宜的人工智能的目的,是为了尝试人工智能。其实你尝试小艾同学,尝试一个礼拜之后,最终它回归音箱本质。音箱本质这件事情,喜马拉雅的晓雅做得特别好,因为它就是卖有声内容的,所以用户非常忠诚,用得也特别频繁。

所以我们的定位跟喜马拉雅其实坦白来讲,我们都是定位在内容,包括腾讯音乐、喜马拉雅这些头部的很好的内容给用户,这一点本身就和喜马拉雅是相似的。从硬件的表面讲,还有闹钟、夜灯其他附加的一些东西,另外我们还做的时光等等非常多的,包括像我想对你说很多其他的语境,一些新的用法。所以我们定的价钱,坦白来讲是比较合适的。而且我们讲这个行业现状,其实并不是我们卖得贵,是因为大咖毫不留情,倒贴钱。

我们和喜马拉雅有一点差异的定位是什么呢?就是他们是做那种长内容,比如用户想听《逻辑思维》这种连载长内容,每天都有习惯,买喜马拉雅是因为喜欢某个网红、某个大V、某个名人,听他的故事。我们的东西也有这些内容,但是我们并不去强调它。我们希望经营的是在碎片时光中的短内容,时不时给你一些开心,时不时给你一些小惊喜,去订阅碎片时光。所以说我们经营的角度有点不一样,但是都更注重文化本身。

预期是这样的,晓雅的998的那一款平均每个月在两万套以上,所以在那个市场,在千元上下的市场,大多数正常的价钱应该在这个位置,我不知道这样的产品,基本上跟平板电脑是一个级别的,正常应该在那个位置。在那个位置的产品,中国基本深今年月种量(音)大概三四十万套,晓雅目前在那个位置应该是排名第一的。你说预期有多少,我们也不敢说大话,我们希望也能在那个位置上有两三万套的量,先这样。以后我们希望可以从另外一个维度卖得更好,因为它是另外一种品类,不是纯粹的音响。

问:对于选择闹钟这个品类进入市场,是否担心它在使用场景上有局限性?对推广来说是不是有一些限制?有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黄海彦:其实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难度,大家可以想象到,最大的难度就是闹钟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曾经是一个功能产品,大概十年前有了智能手机之后,或者是说诺基亚特别火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被手机取代了。所以今天很多人买闹钟,买钟表,其实坦白来讲很多时候大家是为了买装饰品,包括像买台灯一样,反而是装饰特别重的台灯价钱特别贵。所以说很多品类,都被手机给迫害了,这是显而易见的。对我们而言,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个难度。因为消费者心理有一个认知,我们提了一些新的概念,基于时间的黄历,真正意义上想要买这个闹钟的用户,其实他们是没有什么选择的,他们最终迫不得已要去挑一个自己觉得好看的,那是因为大家可能并不知道一个闹钟未来在智能化改造之后,它可以去管理你的时间,或者说给你时间上很多惊喜,这样的一些产品。所以我们在塑造这样的一个新的特点,这也是我们的一种新的机会。我觉得如果我们只是把一个产品改得会说话,任何一个类别,这个类别有很多,传统产品有很多的类别,只是为了改一下它让它会说话,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意义。或者说几个方面,一个是内容,一个是控制,如果这个闹钟控制别的家电也没有什么意义,这些都不是我们想发展的。最主要想发展的是基于家里的时间,是不是应该由这个品类的产品去主导?手机可能可以解决你外面的时间。

所以我们谈到另外一个话题,就是我们想在做家庭的产品,手机是个人的时间。刚才发布会提到了平行时间的一个思路。你提到的话题很难,真的是很难,实事求是真的很难。但是我觉得恰恰就是因为难,所以很多人的想法是我做一个闹钟,是不是我加成本,最后可能卖不过一个音响,那就白做了。所以看似这个品类很简单,其实这个品类在市场上,目前我们想得应该是清楚一些,怎么做这个产品,而不是智能语音加闹钟就能卖。所以我们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问:刚才我们在会上听到,声音主要是男声的声音,这个是可以自己去换女声的声音吗?

黄海彦:不是,这个功能其实并不难,但是这个功能有成本的比如说像喜马拉雅的晓雅这个女声,训练这个东西是好几百万,要不断训练,说话越来越自然。比如高德地图有林志玲的声音等等,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讲都是成本,其实提供给用户的话也是可以的,未来我们也会有一些这种播报的声音。本来我们就提供多角色了,一个音色其实挺适合一个角色的。如果一个角色他的知识和他的个性由多种音色来表达,基本上它是一个纯粹的智能玩具,我这儿理解。可能跟我们品牌和产品的定位不太一样,因为我们是想大多数现在智能语音都是女性,我们做了男性。叮当也好,晓雅也好,全部都是女性,清一色都是女性。我们本身是多角色平台,我们欢迎别人入驻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先做一个男性,至少有点差异化。最后用户会自我选择,而且我们并不是特别强调语音的智能,我们觉得语音智能只不过是智能技术的一类。当然我们会强调基于声音的定义,因为声音可以有内容,这个可以在闹钟上强调,但我们不会很强调角色。所以我们也不会赋予一个角色多个音色,因为我们觉得还是不同的人,比如您是搞营销的,我是搞研发的,我的音色恰恰代表了我的个性特征和我的个性结构。所以我们不想把它变成一个工具,如果换音色的话这个功能就变成工具了。你喜欢一个音色,他背后的个性是这样的,角色是这样的。

问:我们后续的产品是围绕夜晚来展开吗?我们在产品设计上,今天的小闹闹,我们看是小而美的产品,后续我们的产品思路也是围绕这种小而美来做吗?

黄海彦:首先很感谢你评价我们的产品小而美,我们的产品的确小而美,实际上闹钟是很大的品类,比如像中国出后到全球的闹钟,基本上来讲一年有好几千万套闹钟,虽然说那些闹钟大多数都是装饰品,实际上用户的需求还是有的,只是用户没有发现更新的一些需求,从市场定位来讲我们不希望小而美,我们还是要做大品类。

那么夜晚这个东西,对于我们的闹钟以及我们后续要上的夜灯等等这些东西,代表的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夜晚,我们只是打了一个比方,因为白天你几乎都玩手机,而且你也不在家。作为家庭产品,回去使用的产品,大部分在夜晚。你回家使用电视,也差不多都在夜晚。但是不能说电视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夜晚。我们起这个名字,其实更多的是有一些想象,有一些感觉,不完全只是为了夜晚做这款产品。我们前面的产品,有夜灯什么的,有那么一点点感觉。但是这个品牌,它不会只作为我们在夜晚和卧室的品牌,它也会作为我们在整个家庭环境领域的智能家居场景的总品牌。未来去到户外,我们可能会换另外一个子品牌,或者去到其他行业、其他领域我们会换一个品牌。

问:从阿拉的公司目前它的定位是究竟定位人工智能公司还是智能硬件公司还是一家平台公司?未来的规划是不是像米+一样?因为我们看到刚才后续的一些包括小夜灯很多的智能硬件产品,会在后半年陆续出来,未来整个一套智能家居的生态。

黄海彦:首先我们会出很多产品品类这是肯定的,我们有个前提,就是我们每做一个品类,首先要把这个品类做好,不能只是为了我要把这个品类往上杀价,然后把这个品类做坏。比如像智能排插也好,这些东西可能功能非常简单,很多公司思考的方式就是我要进入这个品类,那么我就把现有的所有工作做完,同时我把成本降下来,然后我再杀一个跌价,把产品重新整治,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是说比如小夜灯,你在想用它的时候,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还能给你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还有没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我们要把这些事情做好。所以我们做每一个品类,一定不会像米+生态现在的玩法。当然小米的生态做得很好,我觉得还是缺少品类的功能创新,更多只是把现有的所有的能力全部低成本化,然后再用很好的制造的工艺,最后用很低的郏县卖出去。我们的思路不是这样的。我们会把一个品类精细做,这个事情做不好,不会做太多。不会为了上品类,来做这个事情。做一个品类,一定要沉下去。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角度。

所以智能家居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是只会做成一种单品,不会非要创起来,除非用户喜欢。我们要自然而然去实现。

首先我们定位是做产品,这个逃不掉,除了手机以外,大家现在都在找其他的入口,手机的入口已经饱和了,希望有新的入口可以承接更新的内容。手机是全场景,你不知道手机在哪里用的,用手机的时候很多数据其实是非常模糊的。但是一个精确定位场景,比如你放卧室的场景,还是你放在客厅的场景,还是你放在厨房的场景,非常精确地位的场景,对于这些内容公司而言,这个数据是非常有用的,它比手机有用,数据非常精确。厨房的产品,几点几分用来干什么,对内容公司而言,数据非常精准。所以这些数据,比手机更有价值。

那么对于我们而言,我们本身定位智能不是定位智能平台,智能平台是我们的投资方搜狗,它是智能平台,我们不会跟它做一样的事。但是我们会定位智能的分析、智能的应用以及结合后面的运营和服务,来做基于智能服务运营的事情,这件事情可能会精细做。前面的前提是要有一个场景载体,后面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大概就是这样的定位。

会不会帮别的企业也做什么决策呢?很明确告诉你,不是我们主要工作,只有这个企业,比如有一个垂类,有一家内容公司特别好,但是他们没有智能技术,他们想把垂类曾经在手机应用上做得很出色的垂类,搬到其他的智能终端来,这个时候只要它入驻我们的产品,我们就愿意把它开发,是这样的角度。当然它入驻别的场景,我不会帮它开发。它这个角色入驻到我这跟我产生互补,这样的场景我们会用B2B的方式来做。但是本身不会定义智能平台。

薛俊峰:第一,一个创业型的公司现在谈定位或者谈远景可能都有点远,从我看来,现在当前做好闹钟这件事。这样做下去的意义是什么?我想希望通过咱们媒体的朋友传递给同行以及未来的合作伙伴,我们的未来包括迭代这些话题,现在从定位角度来讲,我们先定位做好闹钟,这件事意味着我们要往下纵深来做的是一个细分场景,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在这一细分场景下,我们以股权投资的方式甚至更多我们战略合作的方式,各种各样的合作方式,能够精挑细打把一个细分场景做到最好,这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所以我希望有这样的内容提供的语音语义能力的以及更多跟这个相关的伙伴们,跟我们在一起能够共同探讨一个细分场景的打造,要把它做到极致,这是我们当前的一个使命。

同时我觉得还要再看到横向上的,横向上的虽然它不是平台,但是它至少也是一种开放式的、多接口的,去接入什么呢?希望能接入到更多,比如说有角色的,他能把他的角色愿意接入到我们的终端来,或者能够接入更多内容的,各种各样形式的。所以在横向的合作伙伴上来讲,它是比较亲的,大家通过SDK接口就可以把它完成,简单的逻辑调整就可以把它完成。

从纵向和横向上,我们一方面深度追求深度的合作伙伴,打造细分场景。横向上,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同行以及相关的服务商,把他们的能力接入到我们这里来,共同来打造这样的一个市场。

文章来源于: 小熊在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 guanwang@163yun.com 删除。